毒刺【宁安国】

多半在废弛之中长大,过多的给予和索求缭绕,过去与现在参半。

噬血的嘴,露出獠牙;试探着干的土地上,拥有生的气息;乞求一口生气,饱尝最后的鲜活。

贪婪如同豺狗的眼,冒出绿的发红的光;窥视着生命的脆弱,刨出人性的根源;将它摧毁、焚烧和埋葬。

富饶的土地,长蒿丛生,杂草横行;人们的口粮被剥夺,肥沃的土壤被践踏;滋生出荆棘、蛇果和仙人掌;一片蛮荒。

灵魂鞭策着人性,拷问着年轻:我将在这生命的最后旅途,归入土地,结束前程。

枪口下维持着和平,演讲着正义之身,赢得了血的洗净。困顿的眼,使所持有者,变得麻木不仁,心存侥幸;残喘着乞求得来的“活”,这活不如死了来的干净。

我早已沉默,因为我已经死亡;我已经消失,因为我早已朽腐。

(责任编辑:萧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