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的小雨 ——悼李小雨老师

欢欢而来的春 

在小年里,一下子冻僵了 

寒风瑟瑟的每一个抑扬顿挫 

都噤了声 

听一位大姐吟哦的最后余音 

带走诗的温度 

真的来过吗

憨憨的大姐

睿智的大姐

你亲手栽植的

关东诗人的芽儿

才刚刚嫩绿  却

小雨  雾飞  成思

扎兰芬围的讲坛上

你解剖的字字句句

依然心跳如鼓

却还没有缝合

那些如约的如约

己飘向云端

或从云端飘落

无法投寄

我知道

今天的诗太轻了

轻得跨越中国的睡觉

也被举得很高很高

我知道

今天的诗太累了

贬值的黄金

依旧在高高的庙堂上

装聋作哑

所以

你选择了诗的一次

撕裂雾霾的凤凰涅槃,

从灰烬滚烫的温度里,

我们会的 会的

会 细细地

寻回那闪光的

一粒粒 一粒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