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罐——半坡之一

据说
第一只陶罐是女人做的
因此她塑一条浑圆的
隆起的曲线
朴拙而安祥地立于
万古苍凉之上

我披发的母亲
裹着兽皮的母亲啊
她指向
啊,那纯粹的泥土,水和火焰
世界就这样诞生
诞生成一条有孕的曲线
一个婴儿在腹内蠕动
一枚果实正在成熟
一轮太阳
一个死去重又复生
一个星序的倒转轮回
一个四野与天穹的完美闭合
一只陶罐

于是,一切生命
便都有密密麻麻的指纹
于是,许多声音都在天地间
流浪着喊着母亲
于是,陶罐便朴拙而安祥地立于
万古苍凉之上
以她的宽容
以她的淳厚
以她的丰盈
以她的披风
沐雨的牺牲
饮母亲低沉温存的心跳声
饮鼻音的摇篮曲
饮乳汁流成的滔滔黄河
饮一根骨针的细如丝线声音

当赤脚的母亲站起来
开始最初的第一次播种时
陶罐倾倒了
从里面涌流出无数
金色的小小种子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