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红纱巾——哭悼李小雨老师【姜红伟】

作者:姜红伟

   2015年2月13日下午,正当大家喜气洋洋准备过年的时候,一个令我悲伤的噩耗从北京猛然向我砸来:李小雨老师去世了!当我在诗人王竟成的新浪博客上看见这个消息时,我惊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毕竟,李小雨老师的年龄刚六十出头啊!我急忙百度这个消息,以确定真伪,结果在中国作家网上,我看见了一则我实在不愿意看到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令我悲伤至极的讣告……

  李小雨老师走了!这位在我学诗三十五年的历程中曾经给予我多次帮助的恩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1986年4月,高中刚刚毕业成为待业青年的我,在中国最偏远的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白手起家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面向中学生诗歌爱好者的诗报《中学生校园诗报》。创刊号出版后,我将报纸寄给了女诗人、当时在《诗刊》担任诗歌编辑的李小雨老师,并附了一封信,请她为诗报题词并担任报纸的顾问。

  在中国当代诗坛上,李小雨老师是一位很有才华、人品

极好的诗人。她在诗坛上最有影响的一首诗是1979年9月在海南岛陵水县写的《夜》:

鸟在棕榈叶下闪着眼睛,

梦中,不安地抖动肩膀,

于是,一个青椰子掉进海里,

静悄悄地,溅起

一片绿色的月光

十片绿色的月光

一百片绿色的月光,

在这样的夜晚,

使所有的心荡漾、荡漾

隐隐地,轻雷在天边滚过,

讲述着热带的地方,

绿的故乡

  这首十分优美的抒情诗和其他三首诗以组诗《海南情思》(四首)总题发表在1980年2月22 日《人民日报》后,引起了巨大反响。1980年8月号《诗刊》发表了章明的批评诗歌的的文章《令人气闷的“朦胧”》,重点对李小雨的《夜》加以批评,从而产生了一个影响了诗歌进程的诗学概念——朦胧诗。因此,可以这样说,李小雨老师的《夜》是一首影响深远的诗歌佳作。对于这样一位优秀的诗人,我对她产生了深深的敬仰。因此,斗胆给她写信,渴望得到她的支持。李小雨老师非常热情地给我回信,欣然答应了我的要求,并亲笔为诗报题词:希望中学生成为诗坛的后备军——题赠《中学生校园诗报》。当时,李小雨老师的题词给了我很大鼓励,收到她的回信后,我好几天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并将她的题词拿给几位诗友“炫耀”,心里美极了。1986年7月,我作为《诗刊》青年诗歌刊授学院的学员,受到了邀请,去杭州参加刊授学院改稿会。8月中旬,在江南游历了一个多月后回家途经北京时,我专门到虎坊路甲15号当时的《诗刊》编辑部去拜访李小雨老师,想当面感谢她对我的关心和帮助。可惜,去的那天,她有事出门了,从而使我和她失之交臂,错过了面见她聆听教诲的一次良机。

  2012年4月21日,在筹备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的时候,我给已经从《诗刊》常务副主编岗位上退休,时任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李小雨老师发了短信,请她为纪念馆题词。李老师依旧像26年前那样热情、那样亲切,回信表示了对我创办纪念馆的大力支持。7月28日,我收到了她从北京寄来的题词和捐赠给诗歌纪念馆的著作。题词是用碳素笔写在A4 纸上的:沸腾的年代,青春的记忆。题赠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李小雨。2012年7月3日。对于这份墨宝,我十分珍爱,专门做了镜框悬挂在了诗歌纪念馆的醒目处。尤其更令我高兴的是,李小雨老师将她的五本诗集捐赠给了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并一一亲笔签名。这五本著作分别是1979年11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雁翎歌》、1985年11月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红纱巾》、1987年4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东方之光》、1992年4月沈阳出版社出版的《玫瑰谷》、1993年10月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李小雨自选集》。其中,最有影响的一本诗集就是《红纱巾》。这本诗集收入了李老师的诗作56首,其中包括引起巨大争议、并引发了“朦胧诗”概念命名的《夜》以及《红纱巾》、《小雨》等优秀诗作。该书出版后,在诗坛获得了如潮好评,并荣获了中国作家协会举办的第三届(1985——1986)全国优秀新诗集奖。

  2012年10月10日,经过半年的筹备之后,我创办的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开业了。李小雨老师闻讯后从北京给我发来了贺电,向我祝贺:八十年代是沸腾的年代,希望的年代。祝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永远年轻,充满太阳的朝气。捧着李小雨老师发来的贺电,那一刻,我感动的眼睛湿润了。

  如今,置身于珍藏着李小雨老师诗集、题词、贺电的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想起她给我的一次次令我终生感恩的帮助,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和眼泪一起流淌的还有我哭着写自内心深处的一首献给李小雨老师的诗作《白发人送黑发人——哭李小雨老师》:  

   

世界上最令人痛心的

莫过于

白发人

黑发人


小雨老师

你不该走的这么早啊

不该走的这么早


你走的这么早

让你那位已经八十八岁高龄的老父亲

——大诗人李瑛先生

该如何面对

失去女儿的痛苦

你走的这么早

让我们该如何安慰他老人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