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有琪一月散文诗4章

《窗外的雨一直在滴答》


我真的是好烦。
它不管,还是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追着问。


我想回答它的问题,把身子坐得端端正正。
它也不管。就是象老太太自言自语,根本不求目的。就是滴答,滴答……


这是冬天的雨,一点也不浪漫。
它把我的思绪敲得七零八乱,无法组装狂奔的诗句。
我只好放下所有的牵挂,听心,合着雨的节拍,滴答。
当雨声在我的灵魂之外悲嚎时,我的内心已平静地关上了窗户。
雨的滴答声终是过客。我不留客,客自便。
那些滴答声,没有敲醒冬天的寒意。它想不到的是,它敲出了我盼望已久的觉悟,心安理得。
夜的长短,对我来说,已无关紧要。


2015年1月5日


《穿过城市的沧桑》


这不是自己的地盘,不是自己的一亩三分自留地。
他的脚越踩越虚,越踏越软,越走越慢。
一座座高楼迎面撞来,他顿感两眼昏花,无路可走。


他扶着一块广告牌,站了下来,喘气。
这是很少见的现象,他不由暗自嘀嘀咕咕起来。
在自家的自留地里,他很威风。
一把锄头,常常令众多的庄稼五体投地,眉飞色舞。
他活得滋润。
一袋叶子烟,抽得山响。那味道,令他五脏六腑手舞足蹈。
令他的喉咙发痒,忍不住就放开嗓子,吼得一片山的树哗哗的笑。


儿子把他接到城里,想让他活出龙马精神。
但是他不是水泥地上的皮鞋,走不出城市骄傲的步伐。
他只是一双草鞋,草鞋的梦属于乡村的梦。


在城市里,他就是一片沧桑的落叶。
被车轮碾压得没有自己的空间。
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卷着他穿过去,穿过来。
他穿过城市的沧桑,却回不了自己的家。
城市五光十色的窗子,瞬间吸干了他的精髓。
他一头栽了下去……
儿子的爱,是温柔的杀手。


2015年1月9日


《在春天的花店里》


一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嗓门就大了起来,吆喝春天。
好像腰也直了,人也苗条了,形像也俊俏了起来。
店里的花也热闹起来,争相出售爱情。来相亲的人,是一脸春风,一脸喜悦,一脸朝气。携花而去的人,是一路春风,一路芬芳,一路得意。


在她的花店里,花儿都脱下了棉袄,露出青春小小的乳房,挺着骄傲。
花们都含着感恩的露珠,在店里闪烁着田野野气十足的幼稚,向人们一笑也是一脸绒毛,天真。


在花们的眼中,她就是春天的护花天使,让它们有了舞台。
而在她的眼里,春天的花儿才是她贴心的好姐妹。它们抬着她残疾的双足,照样在春天里登高,放飞她的笑容。让她在春天的路上,健康的行走……


2015年1月11日


《风干的荷叶》


那些夏天采摘的荷叶,无人理睬,也就枯了,萎了。
她就象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媒婆再也懒得登门,无人问津。
渐渐地,她自己也失去了幻想,荷香远逝,向灵魂深处遁形。
她不再风姿卓著,绿裙拖地。而是蓬头垢面,一脸苍桑。
她是她自己的一块墓碑。


也不知何年何月,一天,奶奶病了。
医生说,要一些荷叶作药引。才想起墙角边的枯荷,正好派上用场。
等清水洗尽她的风尘,抹去她的委屈,她终于忍不住在药罐里扬声大哭,吐出心中的苦水。等火慢慢一劝慰,她从灵魂中抠出深藏的荷香,无保留地拿了出来,让一碗苦药,弥漫出压抑不住的清香。
那是真正的荷香,沁人肺腑,沁人心脾,止伤。
连不爱吃药的奶奶,也是一饮而尽,没有半点嘀咕。
病,也是豁然而愈。


我没有想到,这些枯荷还有这大的用场,让人喜出望外。
她们的等,或者是忍,是多么的超值
在一碗药里,枯荷修炼出大慈大悲,得道。
而我的鼻子,收藏了她们得道时的心语,那是难忘的心香。


2015年1月18日

小虫推荐